部落格

2019年11月12日星期二

希盟政府新气象新作风,不增加财政负担下应对气候变化

今年10月10日,首相敦马2019年国际绿色工艺与生态产品展览与大会(IGEM 2019)中宣布成立大马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MGCC)

大马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是由大马绿色科技机构(MGTC)重组演变而来,并非一个全新机构,因此无需动用政府额外拨款。这是能源部成功优化了该部门机构的成果,将该气候变化中心的职能吸纳到了现有机构(MGTC)中。这样的重组机构也符合政府精简公部门人手、减少开支的理念。

2020财政预算案中没有准备任何拨款应对气候变化?

大马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MGCC)的拨款来自能源部2019年开销中省下的1000万令吉的“再循环使用拨款”。

简而言之,不是没有拨款予气候变化,而是从开销中省下的拨款给予气候变化中心。这不仅满足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需求,而且不增加政府财政负担。这种 “再循环使用拨款” 的做法也是希盟政府的新气象及作风。这就是希盟和国阵的分别。

同时,政府也将成立“全国气候变化行动理事会”,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冲击。上述理事会隶属“大马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这个理事会的成立也符合希盟的竞选宣言。

除了1000万令吉的拨款外,能源部也将积极探讨如何善用全球环境基金(GEF)和绿色气候基金(GCF)等国际基金,并通过与国际组织合作以及与私人公司的联合计划推动我国气候变化的应对方案。

此外,杨美盈也在今年5月16日见证大马绿色科技公司(现为国家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MGCC)与英国政府代表签署官方伙伴信函。在此计划下,大马将与英国国际气候基金(UK PACT)展开长达四年,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展开有关气候变化领域与低碳倡议的合作。马英合作计划将帮助大马应对日益迫切的气候变化问题,包括研究气候变化法律和体制框架,通过技能共享提升我国的应对能力,以及设立适用于大马的 碳排放计算机。

彭小桃
杨美盈部长特别官员
能源、科学、科技、环境及气候变化部(MESTECC)

杨美盈在今年5月16日见证大马绿色科技及气候变化中心(MGCC)与英国政府代表签署官方伙伴信函

2019年11月5日星期二

追加1万500 千盏节能 LED路灯,照亮乡区路

能源,科学,科技,环境及气候变化部长杨美盈宣布额外拨出1万5000盏LED路灯改善乡区基本设施。这是能源部与乡区发展部(KPLB)继上一次宣布安装10,000盏LED路灯于乡区路后的另一个好消息。

早在今年8月19日,能源部长杨美盈与乡区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伦一同主持乡区LED路灯亮灯仪式。从2019年至2020年,能源部通过奖掖监管机制(IBR),拨出1万盏LED路灯予乡区发展部以推广“乡村路灯计划” (Program Pemasangan Lampu Jalan Kampung )

沙巴和砂拉越的“乡区路灯计划”将由乡区发展部门的预算拨款资助,该部将在适当时候宣布有关进展。

由于“乡村路灯计划”获得热烈回响,乡区部所收到的路灯申请应接不暇。在两名巾帼部长带领下,能源部长杨美盈决定额外拨出1万5000盏LED路灯来为乡村居民照亮前路。这项计划是希盟以民为本的表现。

在该计划下,乡区发展部将与国能(TNB)合作在乡村街道上安装节能LED灯。这项目计划在公共场所,如公共建筑,祈祷室,民众会堂和街道交叉口,在已有的杆子上安装新路灯。

安装LED路灯有何好处?

除了照明功能,新路灯也是更加环保的选择。因为它的性能更加稳定,耐用,热量少,不具有毒性金属如汞。相较现有的路灯,新路灯不只耗能低,而且更加明亮。

此外,安装LED路灯能降低路灯的损坏率,因为一般路灯的损坏率介于百分之十五至二十,而LED路灯的损坏率只有百分之二至五。籍此,地方政府可以将路灯的故障率控制到最小,并且可以替政府降低路灯维护成本。

不仅如此,安装LED路灯也是政府推广能源效率的其中一个措施,LED路灯不但节能,而且还能为地方政府节省至少30至40%的电费

彭小桃
杨美盈部长特别官员
能源、科学、科技、环境及气候变化部(MESTECC)

杨美盈与乡区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伦主持“乡村路灯计划”亮灯仪式 -2019年8月19日

2019年8月22日星期四

科学与科技部倡议

众所周知,杨部长管辖的部门很广,可分成三部分: (一)能源部 、(二)科学与科技部及(三)环境和气候变化部。之前和大家分享过有关能源部的倡议,今天和大家谈谈关于科学、技术与创新部(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简称“STI”)的倡议。

杨美盈部长在上任后为科学与科技部设下主轴,那就是要通过科学与科技创造财富,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和促进经济发展。所有有关科学与科技部的倡议都环绕这个主轴。

第一,整合科学与科技发展的生态系统

要通过科学与科技创造财富,首先必须要有适合创造财富的生态系统。2017年,马来西亚约百分之七十的科研(R&D)资金用于学术研究(academic research),只有约百分之九的资金用于工业研究(industrial research)。如果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新加坡和日本分别分配百分之四十八及百分之六十四的科研资金于工业研究。

这意味着我国的科研较着重于生产学术性论文而非根据工业需求的工业研究。 因此,2019年科学与科技部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将属于科技部门管辖的科研资金,至少百分之五十分配予工业研究。

除了重整科研资金以外,科学与科技部还希望与私企研究员共享三项科研资源。

(一)共享科学设备和仪器(NSFE)
2019年五月,科学与科技部启动了“国家科学设施和设备计划”(National Science Facilities and Equipment,NSFE)。这项计划的目的是为了要与私企研究员分享科技部的科学设施和仪器。 到目前为止,该平台共有超过800多种科学仪器,所分享的每台仪器价值超过十万令吉。我们已设定目标,将在2019年年底与私营企业共享1,200台科学仪器。

通过“国家科学设施和设备计划”,我们不仅能降低私企的科研经费,还能为政府研究员与企业接轨,提升他们的能力。

任何预订,您都可以从Google Play商店下载NSFE应用程序或参阅:https://mastic.mestecc.gov.my/nsfe

(二)共享政府研究人员
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剖析,马来西亚百分之七十八的全职科研人员在公共机构或高等教育中工作,而只有百分之十二在私营企业工作。 相比之下,在新加坡和韩国,分别有百分之五十的及将近百分之八十的研究员在私人企业工作。

为了确保科研活动对经济产生直接影响,MESTECC启动了“研究员 – 企业科学交流计划”(Researcher-Industry Scientific Exchange,RISE)作为初步计划之一。 通过RISE,科技部将免费与私营企业分享100名政府研究人员。这项计划不仅能提高了私企的生产力和创新能力,还为提升政府研究人员的能力。

(三)共享数据,走向“开放数据平台”
科技部正在建立一个平台,以便马来西亚研究员可以在同一平台上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 这项计划旨在开放科技部的研究数据,以进一步促进科学研究和发展。


2. 重整科技创业资助基金

过去,有关科技创业资助基金分布于不同的部门,以致资助基金无法策略性地分配给有需要的创业者。经部门重组后,共有五个有关科技创业资助机构被分配予科技部掌管,即 “摇篮基金”(Cradle Fund),大马创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MAVCAP),马来西亚债务创投有限公司(MDV),主要资本集团有限公司(Kumpulan Modal Perdana)和马来西亚科技开发机构(MTDC)。

有关这五个部门的重组工作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以策略性地分配这些科技创业资助基金。本部门将适时给大家宣布进展。与此同时,科技部也正在检讨现有政策,以帮助及催化私人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及加强初创企业(startup)生态系统。


3. 推广科技创新

为了培养年轻一代对科学兴趣,科技部有两个主要项目,即“国家科学周”和“移动科学中心”。

科技部于2019年4月推行了第一阶段的“国家科学周”。这一届“国家科学周”的活动主题是“科学促进繁荣”,目的是为了让人们理解科学和技术如何在经济,社会和环境可持续性发展方面,促进国家和人民的福祉。第二阶段的“国家科学周”也已在八月份开跑。大家可以浏览MESTECC面子书专页。

与此同时,本部门也将推动“移动科学中心”(mobile science center),因为我们知道,并非所有学生都有机会参观国家科学中心,国家天文馆及其他科学体验馆,因为这些科学中心大部分坐落在城市的。“移动科学中心”的目的是将科学中心带给全马来西亚学生,特别是郊区学生。

以上是有关科学及科技部主要倡议。欲知更多有关能源或环境及气候变化部的倡议,可以浏览:http://inisiatif.mestecc.gov.my


彭小桃
杨美盈部长特别官员
能源、科学、科技、环境及气候变化部(MESTECC)

2019年7月9日星期二

能源部 - 再生能源倡议

自2018年7月从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整合以来,自2018年7月内阁重组将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MESTECC)整合以来,马来西亚在绿色能源领域特别积极,尤其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以及提升马来西亚电力供应结构。

新政府已经设下目标于2025年将我国再生能源发电率从现有的百分之二提升至百分之二十,这不包括超过100兆瓦的水力发电。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2025年生产额外3998兆瓦的再生能源。

这篇,我将和大家分享关于再生能源的倡议。

1. 优化“净电能计量政策”以及推介“太阳能租凭”计划

净电能计量政策(Net Energy Metering)是一项推广屋顶太阳能板系统的可再生能源的计划。用户可在屋顶安装太阳能板以自行发电与用电。经太阳能板系统所产生的余量电能将输出到电网,以“一对一”的方式等价抵消电费。此计划适用于用于家庭、商业、工业及农业用户。

马来西亚拥有三百二十万间有地房产,四十五万间店屋,九万座排楼工厂,两万座独立式工厂和一千座购物中心。这些建筑的屋顶空间尚未使用。这表明马来西亚有很大的潜力通过屋顶上的光伏系统产生太阳能。

此前,消费者以每千瓦31仙的价格将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所产生的余量电能出售给国能(TNB),但以超过每千瓦时50仙的价格向国能购买电能。 这导致 “净电能计量政策”在过去没有得到很好的回响。

从2019年1月1日开始,电能的买卖价格之间将不存在差异。太阳能光伏系统所产生的电价将以 “一对一”的方式抵消,即 “整体电能消耗”(total electricity consumption)减去 “太阳能生产电能 ” (total electricity generation) 乘以 “电价”。
“净电能计量政策”的改进使得屋顶太阳能系统更具吸引力,因为它允许消费者享受更低的电费。与此同时,这些改进将鼓励更多消费者在家中安装太阳能光伏板,促进马来西亚太阳能产业的发展。

政府已经为未来两年设定了500兆瓦的配额,项目总价值为20亿令吉。在净电能计量政策改善之前,它的申请率偏低。在政策改善之前的过去三年,屋顶太阳能只有18.24兆瓦申请,从政府配给的500兆瓦总额,这相当于百分之四;政策改善后短短一个月内,屋顶太阳能获得11兆瓦申请。

此外,能源部还推介了“太阳能租赁”的概念,太阳能服务公司可以为感兴趣的用户提供“零预付费用”的太阳能安装配套。合格的太阳能服务公司名单可在马来西亚永续能源发展局(SEDA)官网上查看。

净电能计量政策和太阳能租赁的视频:

马来西亚永续能源发展局(SEDA)官网:http://www.seda.gov.my

2. 非太阳能可再生能源项目

电力收购机制 (Feed- in Tariff)也称为FiT,是一旨在推广可再生能源广泛应用的机制,由可再生资源所生产的电力能够以“固定价格”在特定时间内,出售给国能。

马来西亚的电力收购机制涉及的可再生能源包括沼气(biogas)、生物质能(biomass)、地热能(geothermal)和水力发电。由于太阳能技术日趋成熟且成本更具竞争力,因此太阳能不再属于电力收购机制津贴的再生能源。

2018年第四季度,政府提供了总计114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其中包括小型水电75兆瓦;沼气30兆瓦;和生物质10兆瓦。 在过去,电力收购机制的配额竞标遵循“先到先得”系统,首先投标的业者将获得优先权,这并不能担保最具有竞争力的电力价格。 因此,在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的沼气发电计划公开招标中,政府首先引入了电子招标系统,以确保最具竞争力的电力价格。第二次沼气电子竞标也在2019年7月进行。

此外,马来西亚永续能源发展局(SEDA)也将在2019年9月开始首次小型水力发电电子竞标。更多详情:efit.seda.gov.my

3.大型太阳能计划

除屋顶太阳能外,能源部还推出了第三回合大型太阳能项目(Large Scale Solar, LSS)。2019年2月14日,能源部开设了500兆瓦,价值20亿令吉的大型太阳能项目。 这项目得到了很好的回应,共719份招标文件已售出,招标将于2019年年底公布。

2020年,能源部将再次对大型太阳能项目进行公开招标,这是一项目将着重于“无用的土地” 如水坝,湖泊和屋顶上的大型太阳计划。

根据一项研究,太阳能每小时每千兆瓦能生产6.65个工作机会;生物质发电能生产0.42个工作机会;煤碳是0.07个。 这代表,太阳能产生的就业机会比煤炭发电所生产的就业机会高出95倍。 由此可见,发展可再生能源所产生的工作机会远远高于传统燃料发电厂产生的工作。

我们相信,发展可再生能源不仅有助于减少我国对化石燃料等常规发电的依赖,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甚至可以通过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来帮助马来西亚实现经济增长。

以上是有关再生能源的倡议,欲知更多有关能源、科技、或环境及气候变化部的倡议,可浏览:http://inisiatif.mestecc.gov.my

彭小桃
杨美盈部长特别官员
能源、科学、科技、环境及气候变化部(MESTECC)

2018年3月13日星期二

《政治on不on?》第十五章:水资源管理挑战

水是珍贵的。但就如空气一样,人们通常要等到缺水时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这大概会是全书最沉闷的一节,因为它涉及许多技术细节,但我还是想谈谈雪兰莪和吉隆坡面对的水供挑战,还有目前正在进行的水务改革,这样下一代才不会视水供为理所当然,我的观点也可以应用到其他州属的水务管理上。

雪州水务重组计划

基于历史原因,雪兰莪的水供一直和吉隆坡的连接在一起(为了书写便利,我将简单称之为雪州水供,但它其实包含雪兰莪和吉隆坡两地的水供)。雪州的水业管理比其他的州属更具挑战性,因为它有700万名使用者,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水供应源,它的需求规模差不多是用水第二多的柔佛州的三倍。事实上,雪州水供的规模也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大的。然而,雪州许多河流沿岸的急速工业化造成了河流污染,以及河流干涸,这对原水供应的韧性造成严重威胁。

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水业仍在整合程序中,多年来它错误地被私营化,使拥有权四分五裂。下图显示整合之前处于四分五裂状态的雪州水业。除了雪河公司(SPLASH)之外,所有的私人水供公司现在已经被雪州政府收购,并自2015年年杪起置于雪兰莪水务管理公司(Air Selangor)之下。

《政治on不on?》第十四章:气候变迁冲击

201311月的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开幕仪式上,菲律宾代表团团长萨偌(Yeb Sano)先生在他的演讲中激动呼吁世界终止“疯狂的气候变迁”,因而登上了许多国际新闻头条。在他发表演讲的时候,超级台风海燕刚刚登陆菲律宾,酿成灾难性的破坏。他的演辞让许多代表泪眼盈眶,并在演讲结束后全场起身鼓掌。

然而,没有行动的激昂情绪并没有多大意义。全球195个国家终于在2016年年杪达成共识签署了《巴黎协议》,包括美国和中国这两个最大的碳排放国在内。这是历史上首次让全世界的国家,集体同意采取行动减少碳排放,把全球温度的增幅维持在工业时代以前的摄氏两度以内。

减少碳排放固然可以延缓全球温度增加的速度,但地球也几乎肯定将会变得更温暖。碳排放的减少只能减少温度的增幅,因为地球是一个巨大的质量体,它的大气二氧化碳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才能达到新的平衡。假如碳排放能够显著地减少,全球平均表面温度就可以限制在比工业时代前的水平高出摄氏两度以内。而这正是《巴黎协议》尝试要达成的目标。

《政治on不on?》第十三章:能源耗尽危机


能源以电力和燃料的形式存在。试想像一个没有能源的国家,商店和工厂将会关闭,汽车、拖拉机和货车将会停驶。能源推动事物前进和经济运转,所以,一个国家的能源安全和可负担程度,决定着这个国家的存亡和昌盛。

图1:  能源供应的种类 (1978年至2015年)
资料来源:马来西亚能源委员会,杨美盈整理。

《政治on不on?》第十二章:反强暴醒觉运动


我们经常在社交媒体看到人们对一些曝光率高的强暴事件气愤难平,例如在2014年,吉兰丹发生38个男人轮奸一名15岁的少女;还有2016年,一名住在秋杰(Chow Kit)的父亲,丧尽天良地重复毒打和强暴他那未成年的女儿。他的女儿从砂拉越来到吉隆坡,一心只想寻找更好的生活,却迎来无以想像的噩梦。

然而,只有极少数的人意识到马来西亚强暴文化的问题与严重性。

每一年,马来西亚平均有3000宗强暴投报案,但每10起强暴事故,只有两宗会去投报。更糟糕的是,在每三个受害者中,就有两人还未成年(16岁以下)。我们要如何去理解这些数字背后的真实生命呢?

据估计,马来西亚包括没有投报的强暴案,每年高达15000宗。这表示每35分钟——当你读完这本书的几篇文章后,就有一个女性,在马来西亚的某个角落被强暴。而80%的受害者(大部分是女生),在沉默中受折磨。